DYZ.Life

归心,龟心

在美国,创新思想(Innovation)的起源来自与美籍经济学家熊彼得(Joseph Schumpeter)。创新是指把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“新结合”引入生产体系。它包括五种情况:引入一种新产品,引入一种新的生产方法,开辟一个新的市场,获得原材料或半成品的一种新的供应来源。熊彼特的创新概念包含的范围很广,如涉及到技术性变化的创新及非技术性变化的组织创新。简单来说,就是依靠创业者和新建立的公司体系,把现有的资源重新组合,让市场和社会取得新的效率和值的提升,因为有太多的资源没有被当代科技所合理的运用。所谓的“蓝海战略”,也不过就是这种发展性的创新吧。在美国,越来越多的市场已经逐渐被一代又一代的创业者所占领,而金融危机更让一向没有耐性的金融业转眼它方。脱颖而出新市场是中国,它有太多的资源等待着被开发,等待着被重组,等待着增值。它需要的是人才。

未来的战争将不仅仅是军事的战争,资源的战争,科技的战争,经济的战争,金融的战争,更是人才的战争。因为无论是在军事、科技、经济、或金融的背后,是人才基础给予了各个领域的创造与创新。然而在人才基础的背后,是教育区分开来了所谓的“人才”和“非人才”。所以,整体教育制度的落差,是人才战争的起源,也是全球人才进出各个国家的根本原因。中国人才去海外留学以后多数想留下來发展,而美国人才极少想来中国学习研究,过去来中国的美国人多半都是美国的劣质人才,因为在美国呆不下去所以来中国寻找出路。就如两国的税率和汇率达不到平衡导致息差交易一样,教育制度的成功与失败直接影响着国家人才的进入与流失。在这种模式里,中国的人才在流失,美国的人才在增长。

这是过去的人才模式。

在我认为,中国现有的教育制度是失败的。美国现有的教育制度是成功的。中国教育的失败之处在于它以分数衡量人才的价值与升值潜力。美国教育的成功之处在于它对学生在创造能力方面的引导和教育。而创造能力在国家经济体系中最能体现的部分便是创业-创业的方法,成功率,以及创业之后对于国与人民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增值。过去的模式是教育发展经济,但今日的经济似乎有望可发展教育。人才战争走到今日,中国处于的战略位置与往日不同。越来越多的留洋学生,海外华人,甚至是非华裔人士,都盘算着有朝一日来中国发展。 中国在人才市场的占有率日渐提升,相应的,海归派也即将迎来革命性的变化。新一代的海归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会有怎样的发展,我们拭目以待。

在美国,创新思想(Innovation)的起源来自与美籍经济学家熊彼得(Joseph Schumpeter)。创新是指把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“新结合”引入生产体系。它包括五种情况:引入一种新产品,引入一种新的生产方法,开辟一个新的市场,获得原材料或半成品的一种新的供应来源。熊彼特的创新概念包含的范围很广,如涉及到技术性变化的创新及非技术性变化的组织创新。简单来说,就是依靠创业者和新建立的公司体系,把现有的资源重新组合,让市场和社会取得新的效率和值的提升,因为有太多的资源没有被当代科技所合理的运用。所谓的“蓝海战略”,也不过就是这种发展性的创新吧。在美国,越来越多的市场已经逐渐被一代又一代的创业者所占领,而金融危机更让一向没有耐性的金融业转眼它方。脱颖而出新市场是中国,它有太多的资源等待着被开发,等待着被重组,等待着增值。它需要的是人才。未来的战争将不仅仅是军事的战争,资源的战争,科技的战争,经济的战争,金融的战争,更是人才的战争。因为无论是在军事、科技、经济、或金融的背后,是人才基础给予了各个领域的创造与创新。然而在人才基础的背后,是教育区分开来了所谓的“人才”和“非人才”。所以,整体教育制度的落差,是人才战争的起源,也是全球人才进出各个国家的根本原因。中国人才去海外留学以后多数想留下來发展,而美国人才极少想来中国学习研究,过去来中国的美国人多半都是美国的劣质人才,因为在美国呆不下去所以来中国寻找出路。就如两国的税率和汇率达不到平衡导致息差交易一样,教育制度的成功与失败直接影响着国家人才的进入与流失。在这种模式里,中国的人才在流失,美国的人才在增长。这是过去的人才模式。在我认为,中国现有的教育制度是失败的。美国现有的教育制度是成功的。中国教育的失败之处在于它以分数衡量人才的价值与升值潜力。美国教育的成功之处在于它对学生在创造能力方面的引导和教育。而创造能力在国家经济体系中最能体现的部分便是创业-创业的方法,成功率,以及创业之后对于国与人民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增值。过去的模式是教育发展经济,但今日的经济似乎有望可发展教育。人才战争走到今日,中国处于的战略位置与往日不同。越来越多的留洋学生,海外华人,甚至是非华裔人士,都盘算着有朝一日来中国发展。 中国在人才市场的占有率日渐提升,相应的,海归派也即将迎来革命性的变化。新一代的海归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会有怎样的发展,我们拭目以待。

热评文章